白鲟灭绝中华鲟长江鲟也已极危 长江水精灵路在何方

时间:2021-11-24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白鲟灭绝中华鲟长江鲟也已“极危”长江水精灵路在何方□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凌墨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刘中灿2日晚,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危起伟教授,白鲟灭绝的报道被《人民日报》等全网各大媒

  2日晚,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危起伟教授,白鲟灭绝的报道被《人民日报》等全网各大媒体转发,无数网友惋惜不已。

  和白鲟同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同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列为“极危”等级,中华鲟和长江鲟等长江水精灵路在何方?昨日,记者再次深入采访相关部门和专家。

  2019年9月中旬,上海。围绕长江白鲟等欧亚十几种鲟鱼物种的濒危评估,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专家组连开3天会。危起伟和其学生张辉博士参会。此前,IUCN及国外专家曾几次认为应宣布白鲟灭绝,危起伟一直不同意。

  但这一次,危起伟接受了白鲟灭绝的评估结果。在多年监测无果的情况下,近两年来,他和团队开始按IUCN评估模型研究白鲟现状,得出的结论是:白鲟可能已于2005年至2010年间灭绝,且可能早在1993年就已功能性灭绝,即自然种群无法进行繁殖活动。

  白鲟灭绝的结论,主要基于现场调查和白鲟误捕记录的理论推导。2017年至2021年,农业农村部支持开展“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调查”专项工作,在全流域布置65个调查站位,20余家单位参加,在2017年至2019年的野外调查工作中未发现白鲟。理论推导,则主要基于从80多篇文献资料收集而来的、1981年至2003年间共210尾白鲟误捕记录,反推得出灭绝可能性。

  IUCN如何定义一个物种的灭绝?“通俗地讲,如果一个物种已没有自然繁殖,又过了这个物种寿命的时间期限,期间也没有发现任何个体,即可认定该物种灭绝。”危起伟说,白鲟的产卵场在长江上游金沙江一带,1991年以后却再未发现白鲟自然繁殖。1993年以前,每隔一两年都有白鲟被误捕的记录,但此后很长时间没有发现。

  白鲟最后出现在人们的视野是2003年。危起伟向记者回忆:当年1月23日,他和同事在四川宜宾南溪江段救助了一条白鲟,给它装上超声波跟踪器放流长江,但宜宾江段水流速太大,跟踪船触礁后信号丢失。两天后,跟踪船修复,却再没了信号。

  “我们从屏山找到长江口上海,小快艇开了整个长江干流和金沙江下游,6年沿江寻找8次,均无果!悲伤!”危起伟痛惜不已。

  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《长江三峡工程生态与环境监测公报》显示,自2003年以来,已连续16年未发现白鲟活体。

  “作为长江旗舰物种,白鲟的灭绝,折射出整个长江生态系统的状态。”危起伟说,白鲟是江海洄游鱼类,在长江上游繁殖,葛洲坝的修建,阻隔了白鲟的繁殖通道。另外,航运、捕捞、污染等人类活动的增多,特别是长江鱼类的减少,已无法支撑体型硕大白鲟的生存。

  “白鲟目前没有长期养活的案例,也没有人工养殖的留存下来。”危起伟说,他养活过的最长存活期为29天,是2002年南京江段救助的一尾白鲟。

  白鲟为何无法实现人工繁殖?危起伟解释:一是当时交通条件不便,接到渔民误捕信息后赶到现场,白鲟多已奄奄一息;二是当时科研条件有限,养殖白鲟需要近20米直径的池子,而且对水体要求很高,需要足够的氧气供应。

  和白鲟一样,中华鲟、长江鲟也被IUCN评估为“极危”等级。但幸运的是,中华鲟和长江鲟已成功人工繁殖,并每年会放流到长江。

  不过,野生中华鲟和长江鲟的情况也不容乐观。长江鲟连续多年未监测到野生种群。据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监测,2017年以来,在中华鲟唯一天然产卵场葛洲坝下游中华鲟核心保护区,已连续3年未发现中华鲟自然繁殖迹象。

  “在幼鱼入海的必经通道上海长江入海口,监测也一无所获。”长江水产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成友告诉记者。

  长江大保护,为长江精灵带来生机。2017年、2018年,农业农村部已陆续颁布长江鲟和中华鲟的拯救计划。今年1月1日,长江十年禁渔计划正式拉开序幕。

  危起伟说,要拯救野生中华鲟,当务之急是在洞庭湖与长江连接的支流,重建适合中华鲟的自然生境。而长江鲟个体比较小,目前在长江宜宾江段恢复自然生境的可能性较大。